1. 首頁
  2. 游戲資訊

獨家 | 等不到加多寶,蒙牛達能3億銷售團隊解散,飲料卻有大動作

文|納蘭醉天

孫伊萍在蒙牛最后的痕跡被清除。

“我們沒等來加多寶,卻等來了自己團隊解散”。近日,有熱心網友向老納透露:“蒙牛植樸磨坊團隊解散了。現在的負責人張連舉去了圣牧,出任圣牧有機奶事業部的負責人。留給我們的路是——要么去圣牧,要么離職,我選擇了離職”。

團隊解散了,但蒙牛在飲料方面卻更有野心了”。雖然被迫離職,但作為前員工,他看好蒙牛的未來,并表示:“蒙牛的飲料團隊不會犯伊利的錯,未來會更強大”。

01 、植樸磨坊“拆伙”

今年2月末,植樸磨坊(中國)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:植樸磨坊)滿五年周歲。

在過去的五年里,植樸磨坊換了四任領導,三次配方,改了兩次名字。一定程度上,植樸磨坊從成立那天起,不是在換領導就是在改配方。雖然年銷售額達到3億,卻依舊免不了“解散”的命運。

2014年,中國植物蛋白品類進入高速增長期,老品牌露露、椰樹業績上升,后起之秀六個核桃銷量破百億。可一直被外界詬病乳業外行的、時任蒙牛負責人孫伊萍卻試圖在飲料行業的一番作為,“證明自己”。同時,還能為蒙牛的業績“開源”。彼時,美國白浪服務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:白浪)的Silk植物原飲(即美式豆奶)在歐洲市場上可以排到第一。

良好的技術,豐富的市場經驗,再配合蒙牛的團隊,近乎完美。于是,雙方在2014年簽訂了合作協議,在中國注冊成立了植樸磨坊。生產Silk植樸磨坊植物原飲。不過,蒙牛只有Silk在中國大陸的品牌使用權,而植樸磨坊的商標則在蒙牛手中。

第一任植樸磨坊總經理是唐堅,植樸磨坊的口味只有兩種:核桃和巴旦木的堅果口味。

產品一上市,便與京東推出1000萬豪飲活動,并攜手周迅等明星在社交媒體上發起“一句真話”行動。用媒體宣傳的口徑,那活動做的是“紅旗飄擺,人山人海”。而那段宣傳視頻看的老納真是“尷尬他媽給尷尬開門,尷尬到家了”,完全不知道在宣傳是什么。

不過,或是國際4A公司的杰作。只是,看前面永遠不知道廣告想“賣什么”,直到植樸磨坊出現,你恍然大悟“這他媽的是個廣告”。可你依然不知道植樸磨坊是什么。它仿佛在嘲笑你的無知,勾引你搜索的欲望。但更多的消費者則在一臉懵逼、兩眼懵圈后不再理會。老納想說:廣告不是溜狗,消費者不是你爹,沒時間寵你。當你表達不清的時候,他就是不拿錢買你。

后來,2015年底唐堅回蒙牛總部任總裁助理,銷售總監李桂寶離職。與唐堅這樣的蒙牛“老人”相比,第二任負責人宋偉群是個空降兵,在聯合利華、雅培、通用磨坊擔任過高管。然而,他上任時間更短。

有媒體2016年5月16日報道宋偉群從2015年底接任唐堅,一星期后又被媒體曝出,同月,陳顥出任植樸磨坊新當家人,即第三任植樸磨坊總經理。

不知道在第二任期間,植樸磨坊的配方是誰負責的。第三任“上臺”后,給產品換了包裝,新添了大豆口味。并將產品從原來的飲料區拿掉,只供乳品區,并重點瞄準早餐市場,產品只在線上渠道和現代賣場銷售。


然而,2017年植樸磨坊又悄悄換了領導。這一次是更純粹的老蒙牛人張連舉,張連舉曾任蒙牛川藏區常溫事業部總經理。張連舉上任后,將silk植樸磨坊改為silk美式豆奶,主打“美式”、“豆奶”飲品,而非此前在植物蛋白領域的“廣撒網”。

這些年,Silk植樸磨坊的銷售不算理想,但并不妨礙蒙牛的老伙伴達能對白浪以及其與蒙牛合作關系的看好。2016年,達能斥資125億美元收購WhiteWave (白浪)的全球業務。這讓達能與蒙牛的合作更進一步了。

只是,沒想到3年后,蒙牛與達能有關植樸磨坊的合作走到盡頭。有消息稱,未來,蒙牛與達能在豆奶領域將不再合作,蒙牛或會推出自己的豆奶品牌,因為,植樸磨坊的商標屬于蒙牛,Silk歸屬達能。所以,蒙牛可能推出植樸磨坊或者干脆就叫蒙牛豆奶。

可憐的達能,這些年的投資業務真可謂“橫壟地里拉車——一步一個坎”。與娃哈哈合作,被娃哈哈起訴,敗訴;與光明合作,被要求不能插手管理層,只能黯然離場;全資收購樂百氏后,何柏權帶著團隊跑了。虧了十年推出的脈動(賣動)委實火了幾年,可如今又有一點“賣不動”的跡象。與蒙牛的合作還算深度,也推出過碧悠等產品,但依然沒什么安全感。

02 、加多寶“等不來”

“一直傳蒙牛要收購加多寶,屆時,加多寶將歸到植樸磨坊這邊”。上述前員工說道,“還聽說加多寶前副總裁徐建新會來蒙牛,現在看,是沒機會了。”

“三個月內,加多寶會有大動作”。不久前,還有加多寶員工對老納說:“一直傳加多寶與中糧有深度合作,甚至是中糧收購加多寶會見分曉”,只是,這些年說多了“狼來了”,大家也就習慣了這樣的“傳說”。

沒想到,等來的卻是中糧和加多寶“分手”的消息:智首和王老吉將回購中糧包裝入手清遠加多寶的股份,并給付10%的利息。

“分手”的消息還在傳播,但在老納看來,這不能代表雙方談崩了,而是有了更多合作的可能。

加多寶與中糧在王強時代簽下了20億注資合作項目。2017年,中糧注資加多寶20億,其中,部分是包裝罐欠款,債轉股,用以換得清遠加多寶30.58%股權。不僅如此,加多寶還將品牌注入了清遠加多寶。

2018年,加多寶迎來李春林時代,李春林一上臺就強調加多寶要在三年內獨立上市。而上市公司的品牌必須在自己手里,這也就導致了中糧對加多寶的起訴(當然就是王老吉公司,畢竟,除了中國大陸,王老吉的商標都在王老吉后人王健儀手中,基本等同在加多寶手中)。

在長達半年的斷罐后,面對加多寶2018年春節幾十億的銷量,以及中糧包裝的一片綠色,雙方擱置爭端,重新簽訂合作協議。中糧包裝繼續為加多寶供罐,其后,因為老中糧人王金昌在2019年1月1日被任命為加多寶及昆侖山董事長,又傳出了中糧收購加多寶的消息。

事實是,王金昌已經退休,此次為加多寶專門聘請回來,幫助加多寶獨立上市。畢竟,王金昌是中糧包裝和中糧肉食兩個項目上市的主導人,其與中糧包裝的關系自不必提。果然,在王金昌上任后,中糧包裝就宣布與加多寶深度合作,2019年供應加多寶70%的罐體。

王金昌上任后不到一個月,前中糧肉食董事靳紀川便出任加多寶財務總經理。又一個“中糧人”來到加多寶,自然會引起加多寶團隊以及外界的各種猜測。

(任命書依然是李春林簽發,證明了加多寶是總裁負責制)

自李春林上臺后,加多寶一直強調上市,而在上市前必然要解決與中糧包裝的官司。回購中糧包裝的注資,是最有效的解決爭議、并能進一步加深雙方未來合作的方法;也是加多寶向外界展示自己的實力的有效途徑。

這幾年,身陷官司漩渦的加多寶給外界的感覺總是高管離職、大裁員、大洗牌、經銷商難找、欠費用多……但其實,在李春林上臺后,上述情況都漸有好轉。雖然,今年春節,加多寶取得了20億的銷售業績。可外界仍然質疑業績的真偽。

其實,加多寶2019年的業績“預期”要比2017年還要高。盡管如此,大部分城市的完成率也還不錯。就拿收保證金的項目來說,在四川、江西、廣西、云南等省完成率均在110%以上,而“重災區”廣東市場,保證金的完成率也比較高。經銷商為什么愿意交保證金?因為有錢掙。

另外,加多寶已經全面恢復紅罐,并打算推出細腰金罐、以更高端的形象在賣場出現。

簡單說,加多寶團隊在用業績證明給中糧看;香港方面用回購股權來證明陳鴻道繼續注資加多寶,以及促成加多寶獨立上市的實力。而這一切,或將在即將到來的七月份有更準確的消息。

只是,可惜了植樸磨坊的團隊,沒等到加多寶,卻等來了自己的解散。

03 、蒙牛“飲料大計”

“蒙牛的飲料團隊是一定要建的,還從華潤挖了一個叫李志堅(音)的人來負責”。言及蒙牛飲料的未來,雖然前員工已經等不到了,但他依舊信心滿滿。

未來,豆奶這塊兒,蒙牛會獨立操作。蒙牛做飲料的想法又不是一兩天了;另外,中糧背后還有可口可樂的豐富經驗。這些年,蒙牛做飲料雖然不如伊利品項多,但并不比伊利的決心小。

有了當初孫伊萍操作蒙牛的灰暗日子,所以,蒙牛對飲料團隊的要求是,必須單獨運營,不能再用蒙牛人來操作。從經銷商到渠道,都是獨立建設,防止經驗主義錯誤,并吸收伊利飲料團隊不成功的操作經驗。

“雖然伊利飲品事業部(伊利健康飲品事業部)啟動更早,也經歷了前期論證,試點后再成立新的事業部,但內部斗爭不斷。就拿暢意來說吧,雖然乳酸菌老大是養樂多85億銷售額,暢意天花板較低,但對伊利乳品來說,也減少了幾十億銷量,這里面還涉及員工的收入等問題。所以,我們看伊利飲品事業部再想要其它產品,就沒有事業部愿意給出產品。到現在,飲品事業部只有兩個產品,一個是暢意,另一個是煥醒源。如今,煥醒源在清庫存,未來將不再出罐裝產品改為PET包裝。”前員工說。

最后,他表示,“我覺得蒙牛要做飲品,就一定會做好。我們的團隊還在找產品,希望能找到合適的產品,只是,我不想再等了。”


蒙牛、伊利人都為自己曾經服務的公司驕傲著。就算他們離開,也對老東家充滿祝福……

采訪、撰文:納蘭醉天

編輯:橘子

本文原創、首發于今日頭條及微信公眾號(食品頭條),歡迎關注我們,參與社群對話、討論

本文來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場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kstqwd.live/e/38615.html

三半单双中特